松山

松山

松山

北京中國歷史博物館內一張介紹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役的地圖上散布著若干醒目的紅點,其中一個旁標二字,松山。

在日本,一個名叫品實野的人則寫了一本不厚不薄的書:《異國的鬼》,那上面的每章每節每頁幾乎都離不開兩個字,松山。

這座大山,雄峙于滇邊重鎮龍陵東北,踞怒江天塹之險要,扼滇緬通道之咽喉,山高谷深,易守難攻。半個多世紀前,日軍曾利用山上的粗大樹木,在綿延不絕的奇峰頑崖之上,構筑了大量塹壕縱橫、地道暗通、堡壘密布的堅固工事,并狂妄地宣稱:松山是東方的“馬其諾防線”。

歷史無情地粉碎了日軍的狂言,松山使三千余的日軍成了“異國的鬼”。1944年6月4日,中國遠征軍第十一集團軍數萬將士在衛立煌、宋希濂等將軍統帥下,血祭怒江,向盤踞松山負隅頑抗的日軍發起了決死的攻擊,經過95個日日夜夜的浴血奮戰,至9月7日,殺聲驟歇,三千余頑敵全數被殲,無一生還;遠征軍第八軍之6763名將士也血染松山,壯烈殉國。而今,當年那場被稱為“東方直布羅陀”之役的慘烈拼殺硝煙早已散盡。

曾化為一片焦土的主峰,如今新木已拱;石碑上勇者的姓名也歲月肅蝕得模糊不清,唯有烈士的鮮血融入了蒼松的年輪。一株株偉岸的蒼松宛如一個個抗日將士不滅的靈魂,莊嚴地挺立在松山之巔,而"滇西雨屏"特有的晴云雨霧則不時地在此飄浮、開騰,像是為烈士的英靈蒙上巨大的白紗。

松山戰役︱走近那段不能忘卻的記憶

昨日,瑪御谷溫泉小鎮組織谷民們重訪松山戰役古戰場,循著曾經烈士的腳步,我們登上海拔2000多米的松山主峰,當年被鮮血染紅的土地已然山巒蒼翠,松濤陣陣。但遍布山頭的戰場遺跡,仍不難想象當年戰爭的慘烈:保存完好的戰壕、掩體如同迷宮,當地村民時常挖到子彈、彈片,甚至還有已失效的炮彈……我們被這片土地深深的震撼著。

松山戰役古戰場

山川河流,都是歷史的見證

1944年8月20日清晨,松山主峰高地日軍地堡正下方,中國軍隊秘密挖掘的坑道中,150箱炸藥靜靜地等待著屬于它們的時刻。9點15分左右,大地突然顫動起來,松山主峰一股煙塵騰空而起,日軍地堡被炸。中國軍隊沖上主峰,與殘余日軍血戰……

▲松山戰場遺址

▲松山戰場遺址

71年過去了,附近的村民仍可撿到散落在泥土中的美制湯姆森沖鋒槍的點四五口徑子彈,日軍三八式步槍子彈,甚至美制六零迫擊炮彈等彈藥,老鄉對我們說:“小時候,這些東西山上多得很,有時一腳就踢出幾個子彈殼……”

▲參觀松山戰場遺址

小鎮谷民們實地走訪戰場遺址,才深刻理解小小松山為何如此難攻。松山戰役正逢雨季,大雨滂沱,中國軍隊后勤運輸困難,空中支援也受影響;松山居高臨下,怒江峽谷盡收眼底,滇緬公路、惠通橋在日軍目視距離內,我們的戰士們只能從峽谷底部一路仰攻,面對的是如蛛網般復雜的日軍工事;武器裝備,中國軍隊也不占優勢。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勝利都是血肉之軀鑄起來的。

▲松山戰場遺址

但是,中國軍人的勇氣與熱血最終撼動了松山,全殲了守備松山的千余名日軍,取得了松山戰役的勝利果實。

今天的重生

我們仍然將曾經記在心里

我們登上主峰,那里有一棵特別的樹。古樸挺拔,樹干上卻密布著大大小小的彈孔。松山血戰,山頭炸為一片焦土,這棵樹卻挺立著、活著,帶著烽火歲月中難以愈合的傷口,堅強地走向重生。

▲松山戰役中的聯絡信

在松山主峰高地南側幾百米的地方,一片松林環繞的山坡上,402名中國遠征軍將士,面朝主峰方向,分列為12個方陣巍然站立。這組氣勢恢弘的雕塑群是2013年由雕塑家李春華創作并捐贈的。我們走在這片土地上,心中生出無限的敬畏。

▲松山戰役中的小紅軍方陣

▲谷民緬懷戰役中犧牲的烈士

曾經刻骨銘心,沉寂在歷史深處??墒俏覀儚膩聿辉?,生活本該這樣,不忘初心,將歷史記住,向著美好的方向出發。

目標國家5A級景區松山大戰遺址紀念園開建

松山上的戰壕

云南省列為2017年重點文化產業項目的松山大戰遺址紀念園項目簽約暨紀念園展館和配套設施建設開工儀式,昨日在龍陵縣臘勐鄉松山腳下舉行。

松山是滇西抗戰的主戰場,共有遺址69個、遺跡815個,保存完好的戰壕約1.32萬米,在大小松山、黃土坡等7個高地上,地堡、戰壕、彈坑隨處可見。

松山大戰遺址于1993年被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被國務院批準為全國第六批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松山大戰遺址紀念園建設項目是云南省重點文化產業項目。規劃范圍東至臘勐鄉惠通橋,西至鎮安龍山卡,全長56公里,范圍720公頃,估算總投資逾10億元。將新建松山戰役紀念館、滇緬公路博物館、游客接待中心、商業街、滇緬風情老街、松山干部教育培訓基地、中國遠征軍雕塑群、松山戰役紀念碑、實戰體驗區、游道、旅游公路、水體景觀、停車場、觀景平臺、濱水餐飲休閑區、服務中心、購物點、遺址遺跡修繕保護與展示,以及旅游標示系統、電、消防、綠化美化等配套設施。

項目規劃建設年限至2020年,最終將打造國家AAAAA級景區,為申報世界遺產奠定基礎。目前主要建設完成了松山遺址核心區旅游棧道、中國遠征軍雕塑群、大埡口沿街居民搬遷安置統規代建房屋及配套設施、松山干部教育培訓基地(一期)、老干塘入口廣場及周邊環境整治等工程;完成子高地核心區標識說明及導覽系統;啟動實施松山戰役紀念館、滇緬公路博物館、松山體育產業園、滇緬公路歷史文化長廊等工程建設;實施保護與展示子高地爆破落坑及周邊遺址遺跡文物本體清理發掘保護展示工程。

春城晚報 崔敏 通訊員趙劍波攝影報道

抗戰歷史畫冊中的悲壯一頁——松山戰役舊址

松山戰役舊址位于保山龍陵縣,主要集中在龍陵勐臘鄉大埡口村和松山村,沿滇緬公路兩側分布,包括大松山、小松山、黃土坡、陰登山、滾龍坡和大埡口等地。舊址內現存有遠征軍及日軍激戰后留下的大量爆破坑、戰壕、掩體、暗堡、兵舍、馬廄等戰爭遺跡,在龍陵縣城內還保留有日軍侵華罪證遺跡,包括日軍司令部舊址、日偽縣政府舊址、日軍軍政班本部舊址、董家溝日軍慰安所舊址、東卡日軍碉堡、老東坡日軍陣地。

松山主峰遠眺滇緬公路

松山戰役又稱松山會戰、松山之戰,遠征軍于1944年6月4日進攻位于龍陵縣臘勐鄉的松山,同年9月7日占領松山,歷時95天,敵我傷亡比為1:6.2,是抗日戰爭中最為慘烈的戰役之一。松山戰役舊址是中國遠征軍全面進攻日軍于滇緬公路設置的防御制高點松山的主戰場,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緬戰場中重要的山地攻堅戰場。松山戰役的勝利,打破了滇西戰役的僵局,拔下滇緬公路上最硬的釘子,為最終打通公路奠定了基礎,拉開了中國大反攻序幕。它是滇西抗戰中的關鍵性戰役,是中國戰略反攻階段的轉折性戰役,也是中國軍隊首次殲滅一個日軍建制聯隊的戰役,被美國西點軍校作為二戰中山地叢林攻堅戰經典戰例錄入教材。

松山主峰及紀念雕塑

1993年,松山戰役舊址被云南省政府公布為第四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03年,日軍侵華罪證遺跡被云南省政府公布為第六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松山戰役舊址及日軍侵華罪證遺跡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公布名稱為松山戰役舊址。

日軍軍政班本部現存建筑包括正房、耳房、廂房,均為土木結構建筑,為便于管理,后期修建了圍墻和大門。占地面積840平方米,建筑面積約600平方米。正房的一部分及西耳房、西廂房、面房均被拆毀,因此現狀院落已不完整,東南北三面新建圍墻,東側修建大門用于出入。正房為單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現存2間,進深4間,木構架現存3榀,均為抬梁式;廂房為兩層重檐懸山頂建筑,面闊3間,進深2間帶前廊,構架共4榀,均為抬梁式。

日軍軍政班本部舊址正房

日軍軍政班本部舊址廂房

日偽縣政府舊址現存建筑由兩進院落組成。中軸線上由東至西分別為面樓、過廳、正房,面樓與過廳之間為前院北耳樓,組成第一進院落,過廳與正房之間為后院南北耳樓,組成第二進院落,均為土木結構建筑,占地面積1040平方米,建筑面積約600平方米。過廳局部坍塌,大門已被拆毀,僅存基址,基本保存了院落及布局的完整。面樓為兩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3間,進深1間,木構架共4榀,均為抬梁式;過廳為單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4間,進深1間帶前廊,木構架共5榀,均為抬梁式;正房為單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3間,進深4間,木構架共4榀,均為抬梁式;前院北耳樓為兩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2間,進深2間,木構架共3榀,均為抬梁式;后院南北耳樓均為兩層重檐懸山頂建筑,面闊2間,進深2間帶前廊,木構架共3榀,均為抬梁式。

日偽縣政府舊址大門遺跡

日偽縣政府舊址面樓花窗

日軍司令部舊址為一組由面樓、正房、南北耳樓組成的四合院建筑,各單體建筑均為磚木結構,面樓外側修建照壁及圍墻。占地面積840平方米,建筑面積約700平方米。面樓為單檐兩層懸山頂建筑,面闊5間,進深2間,木構架共6榀,均為抬梁式;正房為單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3間,進深2間帶前廊,木構架4榀,均為抬梁式,南北耳樓均為兩層單檐懸山頂建筑,面闊3間,進深2間,構架共4榀,均為抬梁式。

日軍司令部舊址

日軍司令部舊址面樓

日軍司令部舊址南耳樓

三處舊址作為松山戰役舊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深刻地揭示了日軍侵華帶給廣大民眾的沉重災難,使國民對二戰時期日軍侵華的罪行有了直觀、生動的了解和認識,引發人們對戰爭的反思和警醒,教育全社會銘記歷史、珍惜和平,從而增強民族自信心、向心力與凝聚力。同時,作為當地規模較大并具有代表性的民居建筑,雖結構簡單,建筑構件亦無雕龍畫鳳,但其樸實無華的建筑風格獨具當地民居的特點,反映了那個年代龍陵地區的生活形態和技術水平,對研究滇西民居建筑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戰役舊址施工現場

受龍陵縣文體廣電旅游局委托,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編制了《松山戰役舊址(日軍軍政班本部、日偽縣政府及日軍司令部舊址)修繕及環境整治工程立項報告》,并承擔了松山戰役舊址中日軍軍政班本部、日偽縣政府及日軍司令部舊址修繕及環境整治工程勘察設計方案的編制工作。根據三處舊址的現場殘損情況及勘察結論,分別編制了《日軍軍政班本部舊址修繕工程勘察設計方案》、《日偽縣政府舊址修繕工程勘察設計方案》及《日軍司令部舊址修繕工程勘察設計方案》,現方案已獲云南省文物局評審通過。

李嵐,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高級工程師

中韩一区二区免费丝袜美女|好爽黄片不要啊簧片|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免费|女人自慰一级α女人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