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敖東城看渤海國的興衰

渤海國到第13代王大玄錫時,達到“海東盛國”最鼎盛時代。在第10代王大仁秀時期,渤海國即全面學習唐朝典制文化,以至于“車書一家”,在其他國家看來,渤海人與唐人幾乎沒有區別。在渤海國對外交往的國家中,除了宗主國唐王朝,交往最為頻繁緊密的便是日本。渤海國大仁秀之后,國力勃興,文化程度益高。日本雖然私下視渤海國為朝貢國,但往往把渤海的使節稱為“唐客”或“大唐使”,把渤海商人稱為“大唐商人”??梢姴澈疤苹敝?。

907年,唐朝滅亡,中國進入了五代十國的大混亂時代。雖然唐朝從安史之亂后,一直處于衰弱不振的狀態,但因為其強大的影響力、不可忽視的軟實力以及長期的秩序慣性,周邊的小國仍以唐朝為中心安于各自的地位。唐朝滅亡,其后繼者五代各朝其實力和威信都無力維持這一秩序,心理上的和實力上的穩定核心消失,各個國家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謀求生存和發展了。

不幸的是,此時的渤海國也已經走過了圖強興革的上升之路,進入了文恬武嬉的承平之世。唐朝滅亡,各個民族本應提高警惕,加強競爭力,以在混亂之時謀求生存發展,渤海國卻在此時仍陶醉于“海東盛國”的輝煌中不求進取,危險便步步臨近了。隨著渤海王國封建化的完成,其社會內部的各種矛盾也在激化。從大玄錫、大瑋時起,已走上了衰微的道路。宗室貴族和整個統治階級日益腐朽,統治集團內部爭權奪利斗爭加劇,北方黑水靺鞨諸部的反抗激烈,這些都嚴重地削弱了渤海政權的實力,并為西鄰契丹人的侵擾和進攻提供了可乘之機。經過一二十年的反復較量之后,926年初,契丹攻占扶余城,乘勝進軍至上京忽汗城下。渤海末王大諲撰被迫出降,國滅。

三年后,在別人的土地上建都的契丹人心存狐疑,忐忑不安,總感覺這個都城涌動著一股強烈的反叛情緒。契丹人決定遷都東平郡(今遼陽市),強令渤海人隨遷,這是亡國難民被迫遠離故地的悲慘一幕。為杜絕后患,使渤海人徹底斷絕回鄉和復仇的念頭,契丹人決定火燒京城府邑,“帝王宮闕、公侯宅第,皆化為榛莽瓦礫”。大火燒了半月有余,渤海國200多年的文明焚于烈焰之中。據《遼史·地理志》記載,此次遷居遼東、遼西、昭烏達等地的渤海遺民總計九萬四千余戶,而契丹滅渤海后所得的103座城池在這次遷移中也多數被棄毀?!昂|盛國”只留得“零落荒城對碧流”(清人吳兆騫語)的下場,而渤海國的文史資料、文章典籍也被付之一炬,只留下宮殿、城堡和陵墓的廢墟,留下瓦礫、箭鏃和覆滿紅銹的鐵器。繁華盛世,就在一夜之間復歸草莽洪荒。即使今天,考古工作者在清理遺址時仍發現一些磚瓦和石塊被燒結在一起,可見當時的慘烈。

渤海國被人們遺忘了,湮沒于野蒿榛蕪中的是一片大火過后的廢墟,足有700年的光陰,除了唐史,文獻上少有對渤海國的記載?;绎w煙滅的不只是一座都城,這個曾盛極一時的百年古都在毀于戰火后竟幾成絕塞苦寒之地。清朝時,渤海國早已湮滅于塵土中,而距此不過二十里的寧古塔(今黑龍江寧安市),則成為流放革職官員之地,每每令江南人聞之色變。清初,一批流落邊陲的中原文人,終于發現了這座荒城廢墟。其中就有江南才子方拱乾、吳兆騫。二人在順治十四年因科場案被判流戍寧古塔,寫出了《絕域記略》《寧古塔志》等。而在這些流人的筆記上,也僅存著對這片渤海廢都的推測性文字。

歷史是有情的,也是無情的。它就像長白山牡丹江咆哮的河水,日夜奔流。就像這片廣袤的渤海廢墟,它既是肅慎族的終點,又是女真和滿族人的起點。它承載著千年的光榮與夢想、屈辱與興衰。它在東北亞悄然興起,完成了一個民族和一個時代的輝煌之后,又在牡丹江流域奇異地消失了。渤海國的興亡仿佛是一夜之間的事,一夜之間就成為了海東盛國,而其滅亡也是出人意料地迅速,令人不可思議。

“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p>

來源:人民網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 渤海國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種多樣性

叢明旸 1唐錄艷 2李金江 1張美萍 3陳寶政 3徐躍躍 4

摘要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是我國中古時期東北地域規模最為宏大的遺址,也是展現唐代都城整體風貌的罕見大遺址,具有不可替代的科考價值。為全面掌握遺址核心保護區宮城址苔蘚植物多樣性,在9個樣點設置45個樣方共采集216份標本,采用Excel 2010和R語言3.5.1軟件統計苔蘚植物的物種組成、生境類型及相似性系數、α多樣性指數和水分生態類型,結果如下:(1)樣方內共記錄苔蘚植物35種,其中苔綱1種,蘚綱7科17屬34種;優勢科為青蘚科(Brachytheciaceae)、叢蘚科(Pottiaceae)、真蘚科(Bryaceae)和絹蘚科(Entodontaceae);優勢種為長帽絹蘚( EntodondolichocucullatusS.Okam.)、尖葉青蘚( BrachytheciumcoreanumCard.)、北地扭口蘚( DidymodonfallaxHedw.)等。(2)生境類型主要為墻面生(40.00%)和石生(28.89%),其次為土生(17.78%)和樹附生(13.33%);墻面生與石生物種相似性最高(38.71%),樹附生與其他生境物種相似性為零。(3)α多樣性指數為墻面生>石生>土生>樹附生。(4)水分生態類型只有旱生植物、中生植物和濕中生植物,以中生植物占優勢(51.43%)。研究結果將為遺址的有效保護提供基礎資料和科學依據。

關鍵詞苔蘚植物;物種多樣性;物種組成;重要值;α多樣性指數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位于黑龍江寧安市渤海鎮,距鏡泊湖世界地質公園僅13.4 km。上京龍泉府由唐代渤海國(698~926)國王大欽茂營建,作為都城和渤海文明的統治中心長達161年,彰顯了其重要的歷史地位 [1]。遺址由外城(郭城)、內城(皇城)和宮城(紫禁城)構成,宮城主體的5個宮殿遺址總格局保存清晰完整,是我國盛唐時期屈指可數的古文明大遺址。1961年國務院將其批準為第一批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并列入2016年11月編制的《大遺址保護“十三五”專項規劃》名錄中 [2]。該古都遺址稀有且真實,是研究唐代城市史、渤海歷史和建筑史的重要實物資料,具有無可替代的科考價值。

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是核心保護區,絕大部分暴露于地表,千年以來遭受人為和自然的雙重破壞。人為因素主要為契丹對上京城的滅國行徑和后期的農耕活動。自然因素主要為風蝕、雨蝕、凍融等環境因素,以及苔蘚、地衣等生物因素 [3]。雖然大規模人為因素已得到有效遏制,但是自然因素尤其是生物因素對遺址的損壞常被忽視,甚至可能正在危及遺址本體的安全。我國對遺址的保護意識覺醒較晚 [4],多年來學者們專注于考古、歷史及建筑工藝等方面的研究,然而,植物對遺址本體安全性影響的研究甚為薄弱。

苔蘚植物是小型綠色孢子植物,生命力頑強,生境基質多樣,是火山 [5~6]、峽谷 [7]、冰緣 [8]、石漠 [9]等極端嚴酷生態環境的先鋒植物。目前,國內外對苔蘚植物多樣性研究集中于各級自然保護區 [10]、生物多樣性優先保護區 [11]以及重要生態功能區 [12],而對于遺址這類特殊生境的研究至今仍是盲區,導致對其認識粗淺。我國遺址眾多,且絕大多數沒有苔蘚植物多樣性資料。近幾年有學者開始關注于此,注意到遺址苔蘚植物多樣性實際上較為豐富 [13],但是其對遺址本體的影響尚無定論,縱觀國內外已有研究成果,可歸納為以下兩個方面。其一,苔蘚植物對遺址具有保護作用。比如,苔蘚與地衣形成的生物結皮對陜西榆林統萬城遺址 [14]和甘肅省威武市明長城 [15]的古城墻起保護作用。在青海貴德縣貴德古城的研究中,利用高山毛氏蘚( Molendoasendtneriana(B.S.G.) Limpr.)加固土遺址片狀剝離,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墻體表面抗性和強度 [16]。其二,在文物保護領域,更多的研究指出苔蘚植物是一種亟待治理的危害。比如,河南洛陽市回洛倉遺址的苔蘚植物,其假根鉆入墻體,破壞力學平衡,既影響遺址原貌,又不利于遺址保護 [17]。陜西省西安大唐西市土遺址,因四川濕地蘚( HyophilasetschwanicaBroth.)過度繁殖而掩蓋遺址本體 [18]。江蘇張家港市東山村遺址,由于滲水造成的苔蘚植物大面積生長而對遺址造成嚴重危害 [19]。浙江杭州良渚遺址 [20]和江蘇省南京市大報恩寺遺址 [21]均存在苔蘚植物危害。國外研究如印度西巴薩爾阿薩姆邦的阿洪王國遺址,7種主要苔蘚植物入侵墻面,覆蓋率高達15%,危及遺址本體的安全 [22]。韓國十世紀石刻天壇佛像滋生的苔蘚植物,對遺址表面造成損害 [23]。由此可見,苔蘚植物入侵遺址本體將使文化遺產蒙受嚴重的損失。

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建筑構件是玄武巖,質地堅硬,在古代被廣泛應用于建筑領域。玄武巖多孔,極易滯留土壤和植物孢子,這種特性為苔蘚植物的定殖和繁衍提供理想天然基地,而苔蘚植物分泌的酸性物質能逐步瓦解巖石表面 [13]。鑒于該古國遺址的重要價值,開展苔蘚植物多樣性調查迫在眉睫,旨在明確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種多樣性如何?哪些苔蘚植物和生境類型應給予重點關注?目前存在的苔蘚植物是否會對古遺址造成危害?研究結果將為遺址的保護提供基礎資料,也為我國其他遺址開展苔蘚植物學研究提供實例參考,以使遺址釋放真實完整的歷史信息。

1 研究區域概況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位于張廣才嶺和老爺嶺過渡區,居于牡丹江中游的寧安盆地,地理坐標為129°06′~129°10′E,44°06′~44°08′N,屬于高緯度、高寒地區。遺址呈長方形,外城周長約16 km,總面積約32 km 2,用土夯成;內城用土和雜石夯成;宮城建筑主體石材為火山石玄武巖 [24](圖1)。氣候類型為中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干濕兩季明顯。春季回暖快;夏季溫熱多雨;秋季降溫快;冬季漫長寒冷。年平均日照2 305 h。年平均氣溫4.3℃;1月最為寒冷,平均氣溫-17℃,極端最低氣溫達-35℃;7月最為炎熱,平均氣溫22℃,極端最高氣溫達38℃。年平均降水量400~600 mm,無霜期約3個月;夏季雨熱同期,降雨集中;冬季降雪量大,有凍土層。年均風速為2~4 m·s -1,春季風速最大 [25]。植被主要是農田、古樹以及人工草本植物。

圖1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地理位置及采樣點示意圖

Fig.1 Geographic location and sampling sites of Miyagi Relics of Shangjing Longquanfu,Parhai State

2 研究方法 2.1 樣方設置

依據2015年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環境保護標準》—生物多樣性觀測技術導則苔蘚植物樣方的布設規則,課題組成員于2017年6~9月對宮城遺址內不同生境的苔蘚植物開展外業調查,在9個采樣點設置45個樣方,共采集216份標本,采樣點經緯度信息見表1。用樣方網篩(20 cm×20 cm)分別在遺址墻面、臺階石面、柱基土面和古樹表面(胸徑≥15 cm)設置樣方,網篩被劃分為400個1 cm×1 cm的小樣格,以輔助計測苔蘚植物的蓋度。在樣方調查信息表中記錄每個樣方內苔蘚植物的物種組成及蓋度。

2.2 標本采集

堅持保護為首、適量采集原則,用采集刀仔細采集樣方內苔蘚植物,盡可能采集帶孢子體的完整植株,置于自封袋中。詳細記錄樣方編號、經緯度、基質、采集者、采集日期和照片編號。

表1采樣點經緯度信息

Table1Geographicinformationofsamplingsites

2.3 物種鑒定

主要參考《中國苔綱和角苔綱植物屬志》、《東北苔類植物志》、《東北蘚類植物志》、《中國苔蘚志》第二卷、第四卷、第六卷、第七卷等工具書 [26~32]進行苔蘚植物物種鑒定,獲得苔蘚植物物種名錄。標本儲藏于江西師范大學苔蘚植物標本室(JXNU)。

2.4 數據分析

基于物種名錄分析苔蘚植物物種組成,以物種豐富度為標準確定優勢科(≥5種),以物種重要值確定優勢種(≥2.00)。整理樣方調查信息表統計生境類型,采用S?rensen相似性系數分析不同生境苔蘚植物物種組成的相似度。選取Patrick豐富度指數、Shannon-Wiener多樣性指數、Simpson優勢度指數和Pielou均勻度指數量化苔蘚植物α多樣性特點。依據對水分的依賴程度對苔蘚植物的水分生態類型進行劃分 [33]。采用Excel 2010和R語言3.5.1軟件進行數據分析。相關計算公式如下:

2.4.1 計算物種重要值

頻度=(某種苔蘚植物出現的樣方數/所有樣方數)×100%

(1)

相對頻度=(某種苔蘚植物頻度/所有苔蘚植物頻度之和)×100%

(2)

相對蓋度=(某種苔蘚植物蓋度/所有苔蘚植物蓋度之和)×100%

(3)

重要值=(相對頻度+相對蓋度)/2

(4)

2.4.2 計算S?rensen相似性系數

Si=2 c/( a+ b)×100%

(5)

式中 : Si表示相似性系數; a表示 a地物種總數; b表示 b地物種總數; c表示 a地與 b地共有物種總數 [34]。

3 結果與分析 3.1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種組成

統計結果顯示,宮城遺址樣方內苔蘚植物共計8科18屬35種,其中苔類植物1科1屬1種,占總種數的2.86%;蘚類植物7科17屬34種,占總種數的97.14%,可見苔類極少,蘚類占絕對優勢。優勢科為青蘚科(Brachytheciaceae)、叢蘚科(Pottiaceae)、真蘚科(Bryaceae)以及絹蘚科(Entodontaceae),共占比82.86%(表2),說明其所含物種較多,在宮城遺址中分布較廣,是優勢類群。

對35種苔蘚植物重要值的計算結果表明,長帽絹蘚( EntodondolichocucullatusS.Okam.)、尖葉青蘚( BrachytheciumcoreanumCard.)、北地扭口蘚( DidymodonfallaxHedw.)等為群落優勢種(表3),表明這些物種在群落中起控制作用。

表2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科、 屬、 種組成統計表

Table2Species, genusandfamilycompositionofbryophytesinMiyagiRelics

3. 2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生境類型及物種相似性分析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生境類型有墻面生(遺址墻面)、石生(臺階臺面)、土生(柱基土面)以及樹附生(古樹樹干)4種,呈零散斑塊狀分布格局。墻面生和石生生境中的苔蘚植物共計31種,占比達68.89%;土生生境共著生8種苔蘚植物,占比17.78%;樹附生苔蘚植物僅6種,占比13.33%,分布于古樹基部以及樹干,樹種主要是毛白楊( PopulustomentosaCarr.)(表4)??梢?,墻面生和石生為苔蘚植物著生的主要生境。

苔蘚植物的S?rensen物種相似性系數為0~38.71%,其中墻面與石生的物種相似度最高(38.71%),因為兩者均為玄武巖,基質相同,微環境相似。樹附生與其他3種生境物種相似度最低(0.00%),不存在共有物種,群落微環境存在較大差異(表4)??梢?,基質性質影響生境間物種相似性系數。

表3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種重要值

Table3ImportancevalueofbryophytesinMiyagiRelics

表4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生境類型及生境間物種相似性系數

Table4SimilaritycoefficientofbryophytesindifferenthabitatsinMiyagiRelics

圖2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α多樣性指數

Fig.2 α diversity indexes of bryophytes in Miyagi Relics

3.3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α多樣性指數分析

α多樣性指數反映群落內部組織結構復雜程度,計算結果表明Patrick豐富度指數、Shannon-Wiener多樣性指數和Simpson優勢度指數分別為5.00~18.00、1.61~2.79和0.80~0.93;Pielou均勻度指數為0.96~1.00,各生境間數值差異甚微(圖2)。Patrick、Shannon-Wiener和Simpson指數呈現一致的規律(圖2:A~C),且均與Pielou均勻度指數相反(圖2:D)。4種生境苔蘚植物的物種豐富度和信息量由高到低排序為墻面生>石生>土生>樹附生??梢?,墻面生苔蘚植物的α多樣性指數最高,石生和土生次之,樹附生最低,并且4種生境苔蘚植物的均勻度幾乎未受到影響。

3.4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水分生態類型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的水分生態類型較為簡單,即旱生、中生和濕中生植物3種(表5)。中生苔蘚植物占優勢(51.43%),有青蘚科12種、絹蘚科5種和羽蘚科1種,其多數為廣布種,生態幅較寬,能適應多種氣候條件。中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的顯著特點之一是半干旱,旱生苔蘚植物占相當比例(34.29%),遺址內典型的耐旱苔蘚植物有叢蘚科6種和真蘚科6種。濕中生苔蘚植物占比最小(14.29%),有碎米蘚科3種、牛舌蘚科1種和苔類植物1種,多數為狹域物種,遺址個別相對濕潤的微生境適合此類苔蘚植物的生長。由此可見,水分條件促使形成當下物種水分生態類型的多樣性,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宮城遺址的微環境整體中性偏干旱。

表5宮城遺址苔蘚植物水分生態類型

Table5WaterecologicaltypesofbryophytesinMiyagiRelics

4 討論

本文首次報道了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苔蘚植物共計35種,較統萬城遺址(26種) [14]物種豐富度高。兩處遺址均是苔類極度貧乏,蘚類優勢地位顯著,究其原因,是由于大部分苔類比蘚類對水分要求高,更喜陰濕且抗旱能力弱??梢?,蘚類在嚴酷的遺址生境中表現出更強的適應性,更容易形成群落,成為宮城遺址生物群落的重要組成部分。

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種組成方面為科、屬數量較多,屬下所含物種數目較少。優勢科以青蘚科、叢蘚科、真蘚科以及絹蘚科為主。青蘚科是蘚類物種多樣性最為豐富的類群之一;叢蘚科是苔蘚植物第一大科,廣布世界各地,囊括多個先鋒物種,多生于裸巖表面 [35]。優勢種有長帽絹蘚、尖葉青蘚以及北地扭口蘚等,其蓋度大、生物量高、生活力強,在群落構建中起主導作用。值得重點關注的是,有研究表明石生苔蘚植物成土量較大,如北地扭口蘚(叢蘚科) [36]、長帽絹蘚(絹蘚科) [37]以及卵葉青蘚(青蘚科) [38],這兩種苔蘚植物在宮城遺址均有分布,分別分布于1號采集點墻面和6號采集點土面。此外,同時對長帽絹蘚和尖葉青蘚等優勢種給予關注,前者分布于2號采集點墻面和8號采集點石階,后者分布于6號采集點土面和9號采集點石階。若遺址內苔蘚植物優勢種或成土量較大的物種大量蔓延,其生物量的增長會加大成土量,進而危害宮城遺址表面,不但影響遺址的觀賞價值和歷史信息的展現 [18],長此以往,還可能損壞遺址本體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因此,建議在6~9月苔蘚植物孢子大量繁殖的季節,對上述優勢種和成土量較大的苔蘚植物進行重點監測,甚至實施物理清除。

生境間物種相似性以墻面生和石生最高,而樹附生與其他3種生境相似度系數為0.00%,原因是生境基質之間具有相似性和異質性。一則,宮城遺址墻面、石生和土生生境基質具有較為連貫的相似性。3者基質均為取自鏡泊湖山口的玄武巖,質地堅硬且風化速度慢,微環境比樹附生穩定。石生相對于墻面同屬玄武巖,由于人為干擾比墻面大,導致多樣性遭受一定損失,但是仍保留較高的物種相似性。德國奧斯維辛集中營歷史建筑的研究佐證了苔蘚植物在石生環境中具有豐富的多樣性 [13]。土面是玄武巖之上的風化薄土層,穩定性較墻面與石生差,因此多樣性次于二者。二則,樹附生與其他3種生境具有異質性。樹附生與玄武巖生境基質迥異,樹附生苔蘚植物的影響因素也較其他生境更為復雜,通常氣候較為干旱地區的樹附生苔蘚植物種類稀少 [8],因此不難理解宮城遺址樹附生苔蘚植物與其他生境物種相似性最低。美國上法蘭哥尼亞中世紀城堡研究也得出類似結論,指出遺址的生境異質性維持了豐富的苔蘚植物多樣性 [39]。說明生境異質性影響苔蘚植物多樣性,基質相似性越高,物種相似度系數越高。由此,宮城遺址以玄武巖為主體構件的生境均適合苔蘚植物繁衍,其中墻面和石生生境應予以重點關注。

α物種多樣性指數能表征群落的多樣性和穩定性,即多樣性指數越高,群落越趨于穩定。Patrick豐富度指數、Shannon-Wiener多樣性指數和Simpson優勢度指數3者的變化趨勢一致,不同生境物種多樣性排序依次為墻面生>石生>土生>樹附生。然而,3個指數均與Pielou均勻度指數趨勢相反,且無顯著差異,可能與苔蘚植物分布零散、不均勻有關。α多樣性指數計算結果再次印證了墻面生和石生生境的苔蘚植物多樣性最為豐富,該生境中的苔蘚植物能長期穩定存在于遺址表面。

苔蘚植物是由水生到陸生的過渡類群,受精過程需有水的參與方可完成。苔蘚植物對水分的要求較高 [10],水分是其是否能夠大量繁衍的重要因素。相關研究表明,苔蘚植物在遺址內快速繁殖衍生為危害,主要發生在南方潮濕土生境 [40],比如江浙一帶的遺址,主要是由于水分過剩加速了苔蘚植物的繁殖。相比之下,干燥環境中的苔蘚植物以休眠狀態生存,其生理代謝和繁殖活動暫停,待條件適宜方可恢復繁殖力 [41]。宮城遺址位于東北地區高寒地帶,屬于降水時空分布不均勻的半干旱氣候,尚不具備形成諸如南方苔蘚植物危害的水分生態條件,并且苔蘚植物的水分生態類型以中生和旱生植物占較大比例,在自然狀態下苔蘚植物生長周期又較長,因而,暫不具有破壞性,但仍需密切關注苔蘚植物優勢群落的動態發展。

綜上,在文物保護領域,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相對較為豐富,以蘚類占優勢,應對長帽絹蘚、尖葉青蘚以及北地扭口蘚等優勢種或成土量較大的苔蘚植物群落進行重點監測;生境相似性和異質性影響物種多樣性,玄武巖墻面生和石生生境中苔蘚植物的α多樣性指數最高,最容易形成苔蘚植物群落;短期內不易形成苔蘚植物危害,但是仍建議相關部門加強對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的關注度。

致謝河北師范大學趙建成教授對本文提出的寶貴修改建議,黑龍江風景名勝區自然保護區管理委員會馬曉群、牡丹江鏡泊湖旅游集團有限公司火山口經營管理分公司李永坤在野外調查中給予的大力支持,謹此致謝!

參 考 文 獻

1.喬莉.渤海上京城建筑文化研究[J].邊疆經濟與文化,2018(1):59-61.

Qiao L.Study on the architectural culture of the capital city in the Bohai[J].The Border Economy and Culture,2018(1):59-61.

3.王冬陽.唐五代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保護研究[D].石家莊:河北師范大學,2014.

Wang D Y.Research-site-protection Tangwudai-Dynasty Shangjing Longquanfu of Parhai state[D].Shijiazhuang:Hebei Normal University,2014.

4.常悅.基于自然生態理論的吉林省長吉圖渤海遺址保護對策研究[J].建筑與文化,2017(11):60-61.

Chang Y.The study of the preservation countermeasure of Bohai Relics in Changchun-Jilin-Tumen area based on natural ecology theory[J].Architecture & Culture,2017(11):60-61.

5.Ah-Peng C,Chuah-Petiot M,Descamps-Julien B,et al.Bryophyte 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 along an altitudinal gradient on a lava flow in La Réunion[J].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s,2007,13(5):654-662.

6.Schmidt S K,Gendron E M S,Vincent K,et al.Life at extreme elevations on Atacama volcanoes:the closest thing to Mars on Earth?[J].Antonie van Leeuwenhoek,2018,111(8):1389-1401.

7.Ga as A,Paulo A,Gaidzik K,et al.Geosites and geotouristic attractions proposed for the project geopark Colca and volcanoes of Andagua,Peru[J].Geoheritage,2018,10(4):1-23.

8.侯榮,張華,弋靈均,等.遼東山地古石河冰緣地貌森林生態系統苔蘚物種多樣性研究[J].植物科學學報,2016,34(6):857-872.

Hou R,Zhang H,Yi L J,et al.Study on epiphytic bryophytes species diversity of forest ecosystems in the ancient rock stream periglacial landform of the Liaoning Eastern Mountains[J].Plant Science Journal,2016,34(6):857-872.

9.籍燁,張朝暉.喀斯特石漠生態系統不同自然演替階段中苔蘚植物多樣性特征分析[J].植物科學學報,2014,32(6):577-585.

Ji Y,Zhang Z H.Analysis of bryophytes diversity features in various successional stages of a Karst rocky desertification ecosystem[J].Plant Science Journal,2014,32(6):577-585.

10.韓淑婷,田桂泉,韓淑美.大青溝國家自然保護區不同植被類型地面生苔蘚植物物種多樣性研究[J].植物研究,2017,37(5):664-672.

Han S T,Tian G Q,Han S M.Species diversity of ground bryophyte communities in different vegetation in Daqinggou National Nature Reserve[J].Bulletin of Botanical Research,2017,37(5):664-672.

11.劉艷,皮春燕,田尚.重慶大巴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苔蘚植物多樣性[J].生物多樣性,2016,24(2):244-247.

Liu Y,Pi C Y,Tian S.Bryophyte biodiversity of the Dabashan National Nature Reserve in Chongqing[J].Biodiversity Science,2016,24(2):244-247.

12.王登富,張朝暉.赤水河上游主要森林植被中苔蘚物種多樣性研究[J].植物研究,2013,33(5):558-563.

Wang D F,Zhang Z H.Species diversity of bryophytes in main forest vegetations in upper reach of Chishui River[J].Bulletin of Botanical Research,2013,33(5):558-563.

13.Rajkowska K,Otlewska A,Koziróg A,et al.Assessment of biological colonization of historic buildings in the former Auschwitz Ⅱ-Birkenau concentration camp[J].Annals of Microbiology,2014,64(2):799-808.

14.李陽,董耀祖,李萬政,等.統萬城遺址土夯城墻苔蘚植物多樣性[J].中國野生植物資源,2017,36(2):61-65.

Li Y,Dong Y Z,Li W Z,et al.Diversity research of the bryophyta on the wall of Tongwan Castle Site[J].Chinese Wild Plant Resources,2017,36(2):61-65.

15.白貴斌.苔蘚及地衣對涼州長城的保護作用研究[D].蘭州:蘭州大學,2012.

Bai G B.Protection effect of bryophytes and lichen on the Ming Great Wall in Liangzhou[D].Lanzhou:Lanzhou University,2012.

16.諶文武,楊光,張迎敏,等.青海地區苔蘚結皮對土遺址片狀剝離的影響[J].工程科學與技術,2017,49(5):22-27.

Chen W W,Yang G,Zhang Y M,et al.Effect of moss soil crust on the scaling off of Earthen Sites in Qinghai[J].Advanced Engineering Sciences,2017,49(5):22-27.

17.田玉娥.洛陽回洛倉遺址病害及臨時加固措施[J].洛陽考古,2017,(2):86-89.

Tian Y E.Damages to the Huiluo Granary site and its temporary consolidation[J].Archaeology of Luoyang,2017,(2):86-89.

18.趙崗,李玉虎,肖亞萍,等.大唐西市土遺址苔蘚物種鑒定及其病害成因分析[J].分析測試技術與儀器,2017,23(2):87-92.

Zhao G,Li Y H,Xiao Y P,et al.Species identification and analysis of causes of bryophyte bred on earthen archaeological site of Tang West Market[J].Analysis and Testing Technology and Instruments,2017,23(2):87-92.

19.張明泉,王旭東,錢春鋒,等.東山村遺址滲水病害防治技術研究[J].敦煌研究,2018,(1):73-79.

Zhang M Q,Wang X D,Qian C F,et al.Research on the water seepage and disease control technology in Dongshan Village[J].Dunhuang Research,2018,(1):73-79.

20.武發思,汪萬福,賀東鵬,等.良渚北城墻考古土遺址表面藻類的分析研究[J].敦煌研究,2014(4):114-120.

Wu F S,Wang W F,He D P,et al.Analysis of algae growing on the surface of the north city wall of Liangzhu Site[J].Dunhuang Research,2014(4):114-120.

21.張虎元,李敏,王旭東,等.潮濕土遺址界定及病害分類研究[J].敦煌研究,2011(6):70-75.

Zhang H Y,Li M,Wang X D,et al.Statu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conservation of earthen monuments in moist circumstances[J].Dunhuang Research,2011(6):70-75.

22.Verma P K,Kumar V,Kaushik P K,et al.Bryophyte invasion on famous archaeological site of Ahom Dynasty ‘Talatal Ghar’ of Sibsagar,Assam(India)[J].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India Section B:Biological Sciences,2014,84(1):71-74.

23.Lee C H,Jo Y H,Kim J.Damage evaluation and conservation treatment of the tenth century Korean rock-carved Buddha statues[J].Environmental Earth Sciences,2011,64(1):1-14.

24.王禹浪,于彭.論牡丹江流域渤海古城的分布[J].哈爾濱學院學報,2014,35(8):1-11.

Wang Y L,Yu P.Distribution of Bohai kingdom in Mudanjiang river basin[J].Journal of Harbin University,2014,35(8):1-11.

25.陳麗營,翟華,郁凌華.近48a寧安市氣溫降水變化特征分析[J].黑龍江氣象,2015,32(3):1-4,12.

Chen L Y,Zhai H,Yu L H.Analysis of the changes of temperature and precipitation in recent 48 years in Ning’an[J].Heilongjiang Meteorology,2015,32(3):1-4,12.

26.高謙,吳玉環.中國苔綱和角苔綱植物屬志[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0.

Gao Q,WU Y H.Genera hepaticopsida et anthocerotopsida sinicorum[M].Beijing:Science Press,2010.

27.高謙,張光初.東北苔類植物志[M].北京:科學出版社,1981.

Gao Q,Zhang G C.Flora hepaticarum Chinae boreali-orientalis[M].Beijing:Science Press,1981.

28.遼寧林業土壤研究所.東北蘚類植物志[M].北京:科學出版社,1977.

Liaoning Province Institute of Forestry and Soil.Flora muscorum Chinae boreali-orientalis[M].Beijing:Science Press,1997.

29.高謙.中國苔蘚志:第2卷[M].北京:科學出版社,1996.

Gao Q.Flora bryophytorum sinicorum:Vol.2[M].Beijing:Science Press,1996.

30.黎興江.中國苔蘚志:第4卷[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6.

Li X J.Flora bryophytorum sinicorum:Vol.4[M].Beijing:Science Press,2006.

31.吳鵬程.中國苔蘚志:第6卷[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2.

Wu P C.Flora bryophytorum sinicorum:Vol.6[M].Beijing:Science Press,2002.

32.胡人亮,王幼芳.中國苔蘚志:第7卷[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5.

Hu R L,Wang Y F.Flora bryophytorum sinicorum:Vol.7[M].Beijing:Science Press,2005.

33.孫儒泳,李博,諸葛陽,等.普通生態學[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3.

Sun R Y,Li B,Zhuge Y,et al.General ecology[M].Beijing:Higher Education Press,1993.

34.S?rensen T.A method of establishing groups of equal amplitude in plant sociology based on similarity of species content and its application to analysis of the vegetation on Danish commons[J].Biologiske Skrifter,1948,5(4):1-34.

35.何祖霞,嚴岳鴻,馬其俠,等.湖南丹霞地貌區的苔蘚植物多樣性[J].生物多樣性,2012,20(4):522-526.

He Z X,Yan Y H,Ma Q X,et al.The bryophyte diversity of the Danxia landform in Hunan,China[J].Biodiversity Science,2012,20(4):522-526.

36.賈少華,張朝暉.喀斯特城市石漠苔蘚植物多樣性及水土保持[J].水土保持研究,2014,21(2):100-105.

Jia S H,Zhang Z H.Diversity of the bryophytes and their roles in soil and water conservation in Karst city rocky desertification[J].Research of Soil and Water Conservation,2014,21(2):100-105.

37.王登富,張朝暉.赤水河上游典型植被中結皮苔蘚的成土功能與總氮濃度特征[J].植物研究,2014,34(5):706-711.

Wang D F,Zhang Z H.Total nitrogen concentration and pedogenic function of bryophyte crust in typical vegetations in Upstream of Chishui River[J].Bulletin of Botanical Research,2014,34(5):706-711.

38.李軍峰,王智慧,張朝暉.喀斯特石漠化山區苔蘚多樣性及水土保持研究[J].環境科學研究,2013,26(7):759-764.

Li J F,Wang Z H,Zhang Z H.Bryophyte diversity and the effect of soil formation along with water conservation in Karst rocky desertification region[J].Research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s,2013,26(7):759-764.

39.Steinbauer M J,Gohlke A,Mahler C,et al.Quantification of wall surface heterogeneity and its influence on species diversity at medieval castles-implications for the environmentally friendly preserv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J].Journal of Cultural Heritage,2013,14(3):219-228.

40.馮楠.潮濕環境下磚石類文物風化機理與保護方法研究[D].長春:吉林大學,2011.

Feng N.Study on deterioration mechanism and the conservation of typical brick and stone cultural heritage in moisture circumstances[D].Changchun:Jilin University,2011.

41.吳玉環,程佳強,馮虎元,等.耐旱蘚類的抗旱生理及其機理研究[J].中國沙漠,2004,24(1):23-29.

Wu Y H,Cheng J Q,Feng H Y,et al.Advances of research on desiccation-tolerant moss[J].Journal of Desert Research,2004,24(1):23-29.

SpeciesDiversityofBryophytesinMiyagiRelicsofShangjingLongquanfu, ParhaiState, China

CONG Ming-Yang 1TANG Lu-Yan 2LI Jin-Jiang 1ZHANG Mei-Ping 3CHEN Bao-Zheng 3XU Yue-Yue 4

AbstractRelics of Shangjing Longquanfu of Parhai State is the largest site in northeast region in medieval times, which demonstrate the style and features of Tang Dynasty. However, researches about bryophyte diversity in special relics habitats remain rare. The miyagi relics is the core of protection, and it has irreplaceable scientific value. In order to fully understand the diversity of bryophytes, a total of 216 specimens were collected from 45 quadrats at 9 sampling sites. Species composition, habitat types, similarity coefficient, α diversity indexes and water ecological types of bryophytes were analyzed by adopting Excel 2010 and R 3.5.1. Main results were as follows: (1)the 35 species were recorded in total, including 1 in Hepaticae and 34(17 genera, 7 families) in Musi. Dominant families were Brachytheciaceae, Pottiaceae, Bryaceae and Entodontaceae. Dominant species were EntodondolichocucullatusS.Okam., BrachytheciumcoreanumCard. and DidymodonfallaxHedw. etc. (2)Habitat types were wall(40.00%) and rock(28.89%), with soil(17.78%) and tree(13.33%) habitats took second place. Similarity coefficient was the highest between wall and rock(38.71%), while the value was zero between tree and other 3 habitats. (3)Values of Patrick, Shannon-Wiener and Simpson indexes were wall>rock>soil>tree. (4)Water ecological types were only xerophyte, mesophyte and phreatophyte, in which mesophyte(51.43%) was dominate. Above research findings have important significance and will provide basic data and scientific basis for effective protection of the miyagi site.

Keywordsbryophytes;species diversity;species composition;importance value;α diversity index

第一作者簡介:叢明旸(1986—),女,實驗師,博士,主要從事苔蘚植物生態學研究。

收稿日期:2018-11-12

First author introduction:CONG Ming-Yang(1986—),experimentalist,female,doctor,major in Bryophyte ecology.

Received date:2018-11-12

中圖分類號: Q949.35

文獻標志碼:A

渤海國:被強行納入韓國歷史的“海東盛國” 渤海國

全文共2626字 | 閱讀需5分鐘

本文系中國國家歷史創文章,轉載請聯系小編微信號zggjls01,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渤海國納入本國歷史,正是韓國歷史學界企圖超越朝鮮半島地域局限的表現。

在韓國國內,有一種觀點長期吸引著人們的眼球:渤海、新羅,乃是韓國的“南北朝”時代。

近年來,隨著《大祚榮》等“歷史劇”的熱播,渤海國屬于朝鮮“南北朝”的觀點,深入韓國國民心中。即使在今天的韓國境內,一件渤海國的文物都沒有發現,也不影響這個“海東盛國”被納入韓國歷史。

韓國電視劇《大祚榮》劇照

可是,把渤海國納入韓國的“南北朝”時代,此舉是要忽視大唐帝國的存在嗎?

1

渤海國的前身

渤海國之所以會被強行納入韓國“南北朝”的歷史時期,主要是因為韓國人相信,渤海國是高句麗的繼承者,而全盛時期的高句麗,曾經統治過朝鮮半島的大部。繼承高句麗的渤海國,無疑是韓國歷史的一部分。

唐高宗總章元年(公元668年),唐軍攻滅高句麗。

滅亡高句麗后,唐王朝為了加強對東北地區的控制,設立安東都護府,治平壤(今朝鮮平壤)。唐朝的首任安東都護,便是大名鼎鼎的薛仁貴。

有薛仁貴在,周邊的各方勢力都不敢輕舉妄動,可沒過多久,西部戰事吃緊,唐廷調薛仁貴赴西北。如此一來,東北地區缺少大將鎮守,新羅、靺鞨都蠢蠢欲動,逐漸開始蠶食唐朝占領的高句麗舊地。

電視劇里的薛仁貴

缺少大將鎮守的安東都護府,在各方勢力的蠶食下,一路西遷,其治所從平壤遷到遼東(今遼寧遼陽)、營州(今遼寧朝陽),最后一路遷到平州(今河北盧龍)。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靺鞨族粟末部迎來了發展的契機。

靺鞨是東北亞地區一個古老的民族,其先為肅慎?,F代考古發掘證明,大約在三千多年前,肅慎人就在長白山腳下定居生活。當時的肅慎,除了從事固有的采集、漁獵生產外,原始農業生產也已經出現。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

到了南北朝末年,中原開始稱其為“靺鞨”。靺鞨族共有七部,其中與高句麗關系最深、經濟文化最為發達的便是粟末部。唐朝攻滅高句麗后,將靺鞨族內遷營州。在營州,靺鞨族粟末部的領袖乞乞仲象生了個胖小子,此人便是日后渤海國的創立者——大祚榮。

2

渤海建國

武周圣歷元年(公元698年),內遷營州的一支契丹人,不堪忍受營州都督趙文翽的凌侮,爆發了以李盡忠、孫萬榮為首的起義,并得到營州一帶其他民族的廣泛響應。

本已內遷的靺鞨族粟末部,趁著營州大亂,在乞乞仲象等人帶領下東歸,橫渡遼水,向靺鞨故地奔去。

武則天聞訊,一面重兵進剿契丹,一面對粟末靺鞨等部采取安撫策略,赦罪封爵??墒?,粟末靺鞨拒絕了武則天的封賞,繼續頑強抵抗。武則天大怒,下令進討粟末靺鞨。

首領乞乞中象在武周軍隊進討的過程中死去,其子大祚榮率領殘部,同時收合高句麗遺民,繼續抵抗。

龍門石窟盧舍那大佛(據說其樣貌是以武則天為藍本的)

關鍵時刻,契丹聯合突厥,齊力抗擊武周。這樣一來,契丹與突厥就在中原王朝與粟末靺鞨之間筑起了一道屏障,武則天無法繼續對粟末靺鞨用兵,大祚榮有了喘息之機。

是年,大祚榮據牡丹江上游的山河之險,筑城以居。這就是渤海國的舊國所在,其地便是今天吉林敦化東城等遺址。

大祚榮恃荒遠,于東北建國,沿襲唐朝對乞乞仲象所封的震國公爵號,國號震,自稱震國王。

神龍元年(公元705年),唐中宗即位,為免干戈,繼續采取武則天最初的招撫策略,派遣侍御史張行岌前往招慰大祚榮。當時,大祚榮欣然接受唐朝的招安,并遣其子大門藝入朝為質,留備宿衛。

先天二年(公元713年),唐玄宗遣郎將崔忻攝鴻臚卿,充任敕持節宣勞靺鞨使,前往冊封大祚榮為左驍衛員外大將軍、渤??ね?,并以其地為忽汗州,加授大祚榮為忽汗州都督,全權主掌一州事務。自此之后,大祚榮不再自稱震國,也去掉靺鞨稱號,專稱其國為渤海國。

渤海國疆域圖

第二年,崔忻取鴨綠道西歸復命,途經今天遼寧旅順黃金山麓,他命人鑿井刻石,留為紀念:

敕持節宣勞靺鞨使

鴻臚卿崔忻

井兩口永為記驗

開元二年五月十八日

從此,渤海國正式登上歷史舞臺??上У氖?,崔忻所刻的石碑,被日本人掠奪,現藏于東京……

3

“海東盛國”

從公元698年大祚榮建立震國,到公元926年為契丹所滅,渤海國共存在了228年的時間。在這228年里,渤海國歷15世,有父死子繼,也有兄終弟及,其政治、經濟、文化上,多向唐朝借鑒,在中后期,經濟文化極大繁榮,有“海東盛國”的美譽。

晚唐大詩人溫庭筠,與當時入唐為質的渤海國王子關系很好,當渤海國王子準備回國之時,溫庭筠寫下了一首《送渤海王子歸本國》:

疆理雖重海,車書本一家。

盛勛歸舊國,佳句在中華。

定界分秋漲,開帆到暑霞。

九門風月好,回首是天涯。

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后,在全國范圍內推行“車同軌、書同文”的一體化政策。后代文人多喜歡用“車書”二字來象征國家的統一,其包含著政治、經濟、文化等內容。

渤海國上京遺址博物館

溫庭筠的詩中,著重指出唐朝對遠在東北邊陲的渤海進行著有計劃、有秩序的管理,二者“車書一家”,是密不可分的一個整體。

當時的唐朝中央政府明確規定:各少數民族子弟愿到中原來學習者,可以入國子學讀書。渤海國曾“數遣諸生詣京師太學,習識古今制度”,一旦學業有成,還歸渤海,便委以重任。

唐文宗時,渤海國王大彝震遣學生李居正等入京師學習。后李居正回到渤海國,仕途風順,位列公卿,位高權重的他,甚至還受到日本政界的仰望和敬重。

渤海國上京宮城遺址

當時,渤海國與唐朝共同使用漢字作為文化傳播和思想交流的工具,至今所能見到的渤海國表章、函牒、詩文,乃至官印、碑刻、瓦文等,皆用漢字書寫,這些內容,篆楷齊備,功底不淺。

4

渤海國是韓國歷史的一部分嗎?

有著“海東盛國”美譽的渤海國,究竟是否是韓國歷史的一部分呢?

回答這個問題,角度很重要。

歷史上,全盛時期的渤海國,最大疆域包括了今天中國東北東部、朝鮮半島東北部,以及今天俄羅斯沿海州的小部分。從疆域上來說,渤海國和今天的朝鮮、中國、俄羅斯,都有關系。

渤海國蓮花瓦當

針對韓國、中國將渤海國納入本國歷史之事,俄羅斯的歷史學界予以完全的反對。俄羅斯歷史學家們更愿意從古代獨立國家的角度來理解渤海國,將其視為獨立于唐、高句麗(新羅)的一個政權,如此一來,渤海國便自然可以被納入俄羅斯的歷史之中。

近代以來,亞洲國家長期遭受西方入侵,普遍具有民族自尊心,迫切希望以民族史觀來增強民族自信。將渤海國納入本國歷史,正是韓國歷史學界企圖超越朝鮮半島地域局限的表現。

事實上,古代的東北亞地區,長期使用共同的語言文字來溝通、交流,形成了長期、穩定的文化圈。

冰雪覆蓋的渤海國上京遺址

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大家能不局限于本國的民族史觀,從整個東亞的角度來審視過去的歷史,那么,在更廣闊的歷史視野面前,像高句麗、渤海國這些古代歷史的分歧,一定可以消弭于無形。

公號原創轉載須經授權,并不得用于微信外平臺

細思極對:中國歷史其實是三個短命鬼打造的!

渤海國自由行旅游攻略

  • 從敖東城看渤海國的興衰

    渤海國到第13代王大玄錫時,達到“海東盛國”最鼎盛時代。在第10代王大仁秀時期,渤海國即全面學習唐朝典制文化,以至于“車書一家”,在其他國家看來,渤海人與唐人幾乎沒有區別。在渤海國對外交往的國家中,除了宗主國唐王朝,交往最為頻繁緊密的便是日本。渤海國大仁秀之后,國力勃興,文化程度益高。日本雖然私下視渤海國為朝貢國,但往往把渤海的使節稱為“唐客”或“大唐使”,把渤海商人稱為“大唐商人”??梢姴澈?/p>

    2022-03-07
    1659 13
  •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

    渤海國上京龍泉府宮城遺址苔蘚植物物種多樣性叢明旸1唐錄艷2李金江1張美萍3陳寶政3徐躍躍4摘要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遺址是我國中古時期東北地域規模最為宏大的遺址,也是展現唐代都城整體風貌的罕見大遺址,具有不可替代的科考價值。為全面掌握遺址核心保護區宮城址苔蘚植物多樣性,在9個樣點設置45個樣方共采集216份標本,采用Excel2010和R語言3.5.1軟件統計苔蘚植物的物種組成、生

    2022-03-07
    194 50
  • 渤海國:被強行納入韓國歷史的“海東盛國”

    全文共2626字|閱讀需5分鐘本文系中國國家歷史原創文章,轉載請聯系小編微信號zggjls01,歡迎轉發到朋友圈!將渤海國納入本國歷史,正是韓國歷史學界企圖超越朝鮮半島地域局限的表現。在韓國國內,有一種觀點長期吸引著人們的眼球:渤海、新羅,乃是韓國的“南北朝”時代。近年來,隨著《大祚榮》等“歷史劇”的熱播,渤海國屬于朝鮮“南北朝”的觀點,深入韓國國民心中。即使在今天的韓國境內,

    2022-03-07
    23 58
  • 渤海國有個“24塊石”遺址,它們是做什么用的,至今無解

    東三省地區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從考古發現來看,東北的歷史文化遺址也星羅棋布,不計其數,不過其中有一處遺址卻十分有意思,即渤海國留下的24塊石頭,人們還常將其和英國著名的巨石陣相比。然而,專家們對這二十四塊石頭的作用卻始終沒有確定的結論,不過坊間卻有六個傳聞。究竟石塊背后有什么樣的神秘作用呢?下面小編來給您揭秘。(本文所有圖片,全部來自網絡,感謝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系本號作者刪除

    2022-03-07
    459 36
  • 點擊查看更多
  • 中韩一区二区免费丝袜美女|好爽黄片不要啊簧片|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aⅴ免费|女人自慰一级α女人免费观看